365棋牌'
广告位
《福建日报》重点专题报道:《计生协帮扶“幸福”敲开门》
发布于:2019-04-11 11:38:08    文字:【】【】【
摘要:编者按:当前各地的扶贫工作已进入冲刺阶段,农村妇女作为贫困人群中的一个重要群体,不仅是脱贫攻坚的重点对象,更是脱贫攻坚的重要力量。日前,由人民日报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与中国平安联合发起和主办的“村暖花开·乡村扶贫扶志人物评选”活动结果揭晓。百名“乡村致富带头人”名单中,福建省计生协会推荐的12名“幸福工程”受助母亲榜上有名。

编者按:当前各地的扶贫工作已进入冲刺阶段,农村妇女作为贫困人群中的一个重要群体,不仅是脱贫攻坚的重点对象,更是脱贫攻坚的重要力量。日前,由人民日报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与中国平安联合发起和主办的“村暖花开·乡村扶贫扶志人物评选”活动结果揭晓。百名“乡村致富带头人”名单中,福建省计生协会推荐的12名“幸福工程”受助母亲榜上有名。


  20多年来,我省计生协会通过开展“幸福工程”项目,以“小额资助、直接到人、滚动运作、劳动脱贫”的模式帮助贫困母亲精准脱贫,无论是救助范围、救助人数均走在全国前列。截至2018年底,福建全省“幸福工程”项目资金达3.24亿元,累计滚动投入项目资金11.26亿元,帮扶计生母亲11.33万户,惠及50万余人。“幸福工程”全国组委会、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副秘书长赵本志点赞道:“通过全国数据比较,可以看到福建全省的工作成效,占到全国总成绩的三分之二。”


  近日,记者走访了宁德市三位受助母亲,本期助村将呈现她们是如何在“幸福工程”项目的帮助下,不仅成了当地脱贫致富的带头人,还被推选为各级先进模范人物,有的还当上了“村干”,在家庭中和社会上的地位明显提高。


  傅巧斌 我现在是真正的幸福母亲



▲傅巧斌(右一)在幸福院和老人交流


  2005年和2014年两次被“幸福工程”全国组委会评为“幸福母亲”,从一位“泥腿女牛倌”,到镇上第一大养牛户,再到成为村副主任,2个女儿大学毕业成家立业。20年完成人生华丽转身,宁德市蕉城区赤溪镇由知村的傅巧斌感慨万分:“这一切得益于‘幸福工程’的帮扶,我现在是真正的幸福母亲。”

  1993年,傅巧斌生育第二个女孩后主动落实了节育措施,这一举动在当时“传宗接代、养老送终、多子多福”等传统观念仍然根深蒂固的边远山村,引起了不小的反响。随着两个女儿慢慢长大,家中各项费用开支明显增加,原本贫困的家庭更不胜负荷。双重压力下,傅巧斌挣扎在人生的最低谷。

  “当时我老公养耕牛,每天都得放出去,我也跟着上山。”勤劳吃苦的傅巧斌发现养牛是条增收的好路子,“想扩大规模,苦于没钱。”

  镇计生协会闻讯后,将傅巧斌列入“幸福工程”受助母亲行列,及时送来5000元两年期的资助款,还帮她争取到3000元小额贴息贷款。此后,傅巧斌起早摸黑辛勤劳作,养殖的耕牛数量不断扩大,成为镇的“水牛状元”。

  富起来的傅巧斌把自己多年养牛的经验、技术和营销渠道无私地和其他计生户分享。在她的带动下,高峰期赤溪镇年出售耕牛50余头,产值40余万元。

  与此同时,傅巧斌还挑起了村计生协会小组长的担子。由于工作成绩突出,她多次被区、镇两级协会评为优秀小组长。2009年村级协会换届选举中,傅巧斌被推选为由知村计生协会会长,成为赤溪镇计生协会换届后村级唯一一个女会长。2012年,她又高票当选为由知村村副主任,并于2015年取得了连任。

  2013年,她带领其他3个计生示范户一起,带着幸福工程资助的3万元的发展款入驻赤溪镇高优农业园区。通过“农业园+计生贫困母亲”模式,连续4年带动70多位计生母亲发展特色果蔬种植和黄牛养殖。项目在赤溪镇多个山区村创建高山花生、茶叶、甘蔗等创业基地12个,吸纳计生家庭150多户、务工人群500多人,受助户年均增收4万元。

  2016年,乘着霍童溪乡村旅游的东风,她开办了“由知鹅庄”,经营农家餐厅、农事体验、民宿等特色休闲农旅项目,吸纳全村贫困户进“庄”就业。50岁的精准扶贫户傅奶妹在庄里负责养鹅,每月有了3000元的固定收入,还能照顾2个残疾儿子。二女户杨美香以前只能依靠打零工维持生计,如今在庄里帮厨,除了劳务收入,年终还有股份分红,一年近4万元的收入让家庭经济情况大为改观。


  黄妹香 以前别人帮我,现在我帮别人


▲黄妹香(左二)和在合作社务工的贫困母亲交流

  我省计生协会还为计生户家庭提供小额贴息贷款帮扶,截至2018年底,累计投入贴息资金2.88亿元,落实贷款56.29亿元,帮扶31.28万户计生困难家庭。

  蕉城区虎贝镇七淀村二女计生母亲黄妹香是小额贴息贷款帮扶项目的受益者。1998年从海拔800米的桥头村搬迁到七淀移民安置村定居后,黄妹香夫妇起早贪黑地干活,种地、代销香菇料、加工竹木等等,能挣钱都尝试做。

  2012年,黄妹香申请到1万元“幸福工程”款,镇计生协会还帮她贷到了3万元小额贴息贷款。当年黄妹香夫妇种下了6000筒香菇并喜获丰收,扣除成本净赚1万多元。2014年,他们种植香菇的纯收入达6万多元,不仅还清了所有债务,还修缮了房屋。

  2015年底,黄妹香夫妇联合七淀村23户村民,流转土地110亩,注册成立沃丰野食用菌农民专业合作社。黄妹香自告奋勇当上了“幸福工程”致富带头人,12位计生贫困母亲将2016年申请到的15万元“幸福工程”款作为股金投入合作社,签订“入股享分红”协议及购销合同,合作社保证贫困母亲“投资入股、进社务工、按劳取酬、节日慰问、效益分红”。

  三年多来,合作社累计吸纳了50万元“幸福工程”款,并捆绑60万元计生小额贴息贷款,吸纳70多名七淀村村民在家门口实现就业脱贫,其中计生户占了2/3。

  在最忙的装菌袋季节,合作社用工量多达七八十人,全年发放的劳务工资达100万元左右。黄妹香优先雇用贫困母亲,46岁的阮巧花到合作社干活后,家里经济负担减轻不少:劳务月均收入3000多元,加上入股分红款1000元及不低于300元的三节慰问费、不低于500元的年终奖金,一年下来收入有4万多元。

  虎贝镇分管领导蔡来彬介绍,镇里有7户精准扶贫户将5万元的贴息贷款入股合作社,“黄妹香夫妇不仅要承担利息负责还款,每月还为精准扶贫户发放417元补贴”。

  “我们现在的条件,不需要‘幸福工程’款支持,也能够发展。吸纳精准扶贫户的贷款入股,比向银行贷款利息要高,但我们愿意,这是我们的责任。以前别人帮我,现在我帮助别人。”黄妹香坦诚地说。

  去年,黄妹香鼓励阮巧花夫妇“单打独斗”,自主种植食用菌。“我在自己的基地里划了一个棚给他们,并提供菌种,提供技术指导,还包销,去年阮巧花夫妇试种的1万棒香菇,纯利达3万元。”

  福建省计生协会项目工作部张晨霞部长表示,由于贫困母亲自身无发展项目、无担保人,以往的资助款和贴息贷款发放面临着布点多、项目杂、管理弱、风险大的现状。因此福建探索建立集约化、规模化、精细化的管理运行机制,选准适宜项目,集中投放资金,提供生产、加工、销售全程服务,促进一村一品,形成产业带动。


  余海燕 我希望能够帮助更多的贫困母亲


▲余海燕在查看菌包

  在古田县鹤塘镇程际村的村头,古田县鹤塘明艳茶叶专业合作社负责人余海燕正在指导结对帮扶的计生户翻整土地,为种植竹荪做准备。

  程际村村民素有种茶制茶的传统,由于远离工业污染,青山绿水,出产的茶青质量好。但村民工艺水平、操作技能落后,加上销售渠道的欠缺,一直卖不出好价格。余海燕从推销茶叶开始走上创业之路,钻研种植技术、管理技术和经营理念。2011年,余海燕返乡创业,在家乡创建了明艳茶叶专业合作社。

  经过多年的发展,合作社发展村社员208户,茶园规模已扩展到1000多亩。看到村中的农户主要种植香菇和茶叶,这两个产业有没可以作为的空间?余海燕找到了福建省农科院合作进行技术创新与集成应用,将食用菌产业和茶叶产业“互相反哺”,创建了“茶—菌—肥—茶”闭合循环、多级增值利用技术模式。

  “用茶枝代替杂木来作为菌菇的培养基,我们种出了富含茶多酚、茶香的香菇。再将香菇的菌渣返还到茶树做肥料,实现了茶树到香菇的有机农业循环。”余海燕给我们算了一笔账,菌渣无害化返园利用,茶枝、茶渣代替木料,整体规模示范增产提质、降本增效达20%以上。

  余海燕初中毕业后,便辍学在家。2001年,她开始担任村计生小组长。2006年,在镇计生协会的推荐下,余海燕参加了3年函授学习,并取得大专文凭。如今身兼古田县大学生创业协会副会长,还是全国青联委员的余海燕不忘初心,17年的基层计生经验让她对贫困母亲有着特殊的感情。为育龄村妇们科普计划生育知识,同时也为她们的增收脱贫出谋划策。

  优先安排村贫困户、贫困母亲就业,合作社农忙时节雇用女工高峰期超过160人,每人每天能挣到150元,让农妇实现在家门口的就业。

  2015年起,她连续参与县、镇计生协会“幸福工程”帮扶行动,每年与14名贫困母亲结对子,保证她们在合作社务工年收入6000元以上、年底再分红650元,目前已成功帮扶14位贫困母亲脱贫,“我希望能够帮助更多的贫困母亲”。

  受到计生协会帮扶致富后的幸福母亲,带动其他贫困母亲脱贫,成为奋斗在乡村扶贫扶志工作一线的榜样人物。以上三位只是众多“幸福母亲”的代表。

  她们的实践正在将福建省“幸福工程”的帮扶模式由单一型向多样型发展,由分散型向规模型发展,“公司(企业)+”“专业合作社(基地)+”“致富能人+”……未来还有更多的“X+”为计生贫困母亲赋能,为她们走向幸福插上翅膀。


标签:协会要闻A

访问统计

您是第位访问者